佛国文化

   普陀山是我国四大名山之一,晋太康年间(280-289)信徒们已经发现本岛(时称梅岑山)自然环境与佛教诸经所载观音胜地相似,时常有人登山求访大士踪迹。
        据“旧志”记载,唐宣宗大中元年(847),有梵僧(一个西域僧)来潮音洞钱燔十指,指尽,亲见大士说法,授予七色宝石,灵感始起。
        咸通四年(863),日本僧慧锷第三次入唐,诣五台山敬礼,至中台精舍,睹观音乡容貌端雅,恳求请归其国,众从之,锷即肩负至明州开元寺,觅得张友信(一说张支信)便船,将登舟,像重不可举,率偕行,贾客竭力负之,乃克胜。及过梅岑山,涛怒风飞,舟人惧甚,锷夜梦一僧谓之曰:“汝但安吾此山,必令便风相送。”锷泣以梦告众,咸惊异,乃置像于洞侧,祈祷而去。山上居民张氏请像供奉于宅,称“不肯去观音”是为普陀山供奉观音之始。历代山志误载为后梁贞明二年(916),系将请像与建院二事合而为一。其实,慧锷系唐代日本天台宗始祖最澄大师高足,兹录其三次入唐情况如下:
        慧锷三次入唐情况
第一次来回
        楚州艄公(失名)唐武宗会昌元年(841),日本仁明朝承和八年。楚州此船原为送回仁明朝遣唐使到日本,楚州艄公水手等即搭原船回唐,学问僧园载的弟子仁济、顺昌亦乘此船入唐。慧锷入唐是为了朝拜五台山。
        唐武宗会昌二年(842),日本仁明朝承和九年,李邻德明州(今宁波)慧锷为向本国请求恶徒爱山供养费,乘此舟回国。
第二次来回
        唐武宗会昌四年(844),日本仁明朝承和十一年,慧锷携带日本过桔皇后亲手绣制绣文袈裟、宝幡及供养费等施给五台山。又到杭州灵池寺谒见齐安国师,迎接他的弟子义空去日本开创禅宗。唐宣宗大中元年(847)六月二十二日,日本仁明朝承和十四年。张友信、元净等二十二人。明州望海镇(今宁波市镇海区)同年六月二十四日日本肥前国值嘉岛留那浦3搭乘者:慧锷、仁好、惠运。据《入唐求法巡礼行记》载,随日本高僧圆仁的弟子性海入唐的日本人春太郎、神一郎同乘此船回国。
第三次来回
        唐懿宗咸通三年(862)九月三日,日本清和贞观四年。张友信、全文习、任仲元等日本肥前国值嘉岛同年九月七日明州石丹岙4搭乘者:慧锷、真如法亲王入唐求法,在日本肥前国松浦郡柏岛新造。
        张友信明州唐懿宗咸通四年(863)四月,日本清和朝贞观五年搭乘者:慧锷、贤真、忠全等。此船系上年送真如法亲王入唐返航。
        此次慧锷从五台山请得观音像一尊,带回本国,舟至普陀山潮音洞,遇风涛,遂置像于洞侧,史称“不肯去观音”。
        至后梁贞明二年,在张氏宅址建“不肯去观音院”,乃普陀山最早寺院。

        宋朝廷保护佛教,度僧散牒,设僧录司统领天下寺院,但禁止僧人私度。宋太祖乾德五年( 967),命内侍王贵送香幡到普陀山供奉。神宗元丰三年(1080),内殿承旨王舜封 出使三韩(朝鲜、韩国),遇风涛有感,以事上奏,诏改建“不肯去观音院”,赐额“宝陀 观 音寺”,许每岁度僧1人,置田积粮,安众修静。北宋、南宋间(1126年前后),普陀 “山下居民百许家,以渔盐为业,亦有耕稼。有一寺,僧五六十人……海舶至此,必有所祷,寺有钟磬铜物,皆鸡林(朝鲜)商贾所施,多刻彼国年号;亦有外国人留题,颇有文彩”(宋张邦基《墨庄漫录》)。绍兴元年(1131),蜀僧真歇自长庐来山,经郡府请示朝 廷,易律为禅,山上居民闻教音,皆离去,普陀始为佛国净土。此间,潮音洞等处常有大士 灵现传闻。飞锡来山者,皆禅林俊秀。绍兴十八年(1148),史浩等游普陀,在潮音洞 目睹大士灵现,撰《题留宝陀寺碑碣》(文存)。宁宗嘉定三年(1210)八月大风,圆 通殿被摧,当朝赐钱万缗重建,七年,殿成,御书“圆通宝殿”额,建龙章阁藏之。丞相史 弥 远捐资庄严殿宇及廊庑,备香灯供养,宁宗闻之,再赐金竧衣、银钵、玛瑙珠、松鹿锦幡等 供殿,置常住田567亩,山1607亩,普陀香火日盛。理宗宝庆年间(1225—12 27)诏宝陀寺列入江南教院“五山十刹”,表示如下:  淳祐八年(1248),制师颜颐仲祷雨有感,施钱2万,米50石,置长生库,建接待庄,招待来往使臣,奉诏免山僧赋役。宋代普陀山佛教以禅宗为主,发展较迅速。曹洞宗法裔真歇著《华严无尽灯记》;大川普济 著《五灯会元》。咸淳年间(1265—1274),普陀山僧一山一宁等奉诏删修《百丈清规》,建立起一代典章——《咸淳清规》。  元朝廷笃信佛教,凡帝王登位,必先受戒,中央设总制院(后改称宣政院),各路设行宣政院统领教务,给喇嘛和僧侣以优厚待遇。世祖至元二十一年(1284),诏普陀山长老如智同王积翁两次出使日本,皆因中途有阻而返。大德二年(1298),命内侍李英降香,修饰佛像。三年,敕封江南释教总统普陀山高僧一山一宁为 “妙慈弘济大师”,持诏通好日本,命宫廷宿卫孛罗等赍金百两祝香;敕江、浙省臣协同整修宝陀寺殿宇佛像。四年春,命魏也先、太出降香斋僧。住持如智献玉琢观音。五年春,复命太出、李铁木儿不花、魏也 先持五彩幡旌庄严法筵,赐钱3千缗修饰殿宇,新建演法堂;饬浙江省割官田20顷,规定每年正月、五月、九月由廷臣降香,讽诵祈祷,由直贤学士赵孟竨书写刻碑。皇庆二年(1 313),皇太后遣法华奴为使,莅山设斋,赐主僧袈裟,敕省赐钞668锭,购置长明佛灯田3顷。延六年(1319),仁宗命忠宣王(名璋)至江南降御香,璋等兼程朝拜普陀山,归撰《行录》1卷。泰定四年(1327),中宫派中政同知帖闾赍金币,赐斋僧钞千 锭、僧衣108件,供圣黄金织文幡、金彩绮帛等,给田2顷26亩。致和元年(1328 ),遣御史曹立赍钞百锭上山降香。至顺二年(1331),江西陈觉和等募铸大士铜像1尊,铜佛千尊及钟磬等法器供阁。元统二年(1334),宣让王帖木儿不花施钞千锭,僧 孚中建多宝塔。至正年间,香火更盛,臣民等渡海不绝。当时记载:“自昔游者,至今为盛 ,若西域名师,王公贵人,各极精诚。”至正二十一年(1361)盛熙明撰《补陀洛迦山传》四品三章,为“山志”编纂之滥觞。  元末,普陀山寺院、亭桥楼阁、佛塔等设施 已具相当规模。山僧东川永与元初临济宗巨匠元叟行端等齐名,一山、孚中等均系临济宗扬岐派法裔,一山出使日本后,在日本创立“二十四派日本禅”之一的“一山派禅宗学说”,其门下辑有《一山国师语录》、《一山国师妙慈弘济大师行记》等刊行于日本;孚中有《五会语录》等著述,古鼎著有《四会语录》,大千等普陀山僧均有语录行世,对当时江南禅宗的流传影响颇大。
        明代帝皇崇佛,但由于海寇骚扰,使普陀山佛教经历几次较大兴衰。
        明太祖洪武元年(1368),在南京天界寺设善世院,统领全国佛教。三年,高僧行丕由五台山佛陇寺驻锡普陀弘扬禅宗,在宝陀寺南岭建清净境亭,翰林学士宋濂为撰《清净境亭铭》。十五年,京都设僧录司,州设僧正司,县设僧会司,规定3年一次考试僧侣,合格者免费发给度牒,时普陀山有殿宇300余间,度僧传戒,佛事不衰。二十年,信国公汤和经略沿海,以普陀“穷洋多险,易为贼巢。”徒僧毁寺,迁观音像至宁波栖心寺(今七塔寺)重建殿宇,以“补陀”名之。山上仅留铁瓦殿1所,使1僧1役守奉之。是为普陀山佛教第一次衰微。

        到山,“拿首僧如德”,将山上木材砖瓦尽数检搜。二十九年,住持真宰进京请求复建, 病殁于京。三十年四月,派御用太监张随、内官太监王臣赍帑金千两,斋僧银1800两, 诵礼《观音经》银3百两、《观音经》1幢到山,督造藏经殿,勘地庀材,筹划建复普陀主 刹。十一月,浙江督抚刘氏上《倭情叵测,海衅难开》奏折:“恳乞圣明,停止海外山寺之 建,以杜祸萌,以安地方。”被神宗“留中”。翌年五月,饬督抚浙江都御史尹应元率总戎 李承勋、海道副使 王道显、参将袁世忠、宁波知府邹希贤等官员并健卒数千巡察普陀山,撰立“渡海纪事碑” ,文云:“……普陀名号最著,因灵修复,殊非非常之原,一旦重以天子之命,势必竦动远 近,鲸波叵测,侦备宜严。乃嘱参镇各官,整旅饬防,闻警即援,永期宁谧,分猷共念。” 从此,不提禁建之事。三十三年,神宗奉皇太后命,遣张随同御马太监党礼、张然赍帑金2 000两,皇太后、嫔妃等均施银两到山督造普陀禅寺;并送斋僧银300两,织竪幡幢、金花 丹 药等及《金刚般若经》1部、《观音普门品经》1藏供寺。张随以宝陀寺旧基形局浅漏,辟 迁麓下,重新兴造。翌年竣工,赐额“护国永寿普陀禅寺”。此间,后山僧如寿、如光对海 潮寺进行大规模扩建,三十四年,赐额“护国镇海禅寺”。三十五年,遣党礼赍金千两建两 寺御碑亭,祝福斋僧。住持寂庵进京谢恩,上命披紫,授以僧录司右善世职。翌年,宁绍参 将刘炳文捐资建杨枝庵,重刻“杨枝观音碑”。〖JP1〗三十七年,再遣张随赐金千两到 山斋僧。命 僧众检阅藏经3年,以五彩织金龙缎40尺及长幡、经袱、桌衣等供寺。三十九年,派张随 赍金千两祝禧斋僧,派党礼等赐镇海禅寺大藏经。四十年,遣使赐普陀寺玉带镇山门,释海 观撰《玉带记》。天启七年(1627)崇王由竫捐资重建药师殿。崇祯十四年(1641 ),诏国戚田弘遇捧御香到普陀祈祷。明一代,尤其万历后期,普陀山佛教得到空前发展, 山上有寺庵200多处。江浙两省、福建等沿海信徒纷纷朝山做佛事,莲花洋上“贡艘浮云 ”,短姑道头“香船蔽日”,佛事十分兴旺。
        附:明万历二年《普陀禁约》原考(万历三十年范涞编) :  照得普陀一山,远距定海四百余里,独峙海中,山多岩窟,田皆沃壤 。洪武初年,信国公经略沿海,见得本山穷洋多险,易为贼巢,遂行起遣。天顺年间,始有 缁流私创寺宇,四方流聚渐多,接济交通,勾引响导。嘉靖三十二年间,倭奴屯据本寺,遂 调发官兵刘恩至等剿灭之。随奉钦差督抚军门王〓钧牌:仰道即行把总黎秀会同主簿李良模 ,带领兵船前去普陀山,将寺宇尽行拆毁,佛像木植器物等件运移定海招宝山寺收用。其原 山僧人,俱各逃散舟山。查有度牒者,分发各寺;无度牒者,还俗当差。插牌本山,并告示 沿 海一带军民、僧道人等,不许一船一人登山樵采及倡为耕种,复生事端。如违,本犯照例充 军。仍禁本境势豪之家,不许营谋佃管,若掌印官轻徇人情,故纵犯禁,坐赃问革等因。备 行把总黎秀等及行宁波府并定海县遵照。